河北東慶律師事務所-河北 東慶 律師 事務所 法律
 
網站首頁
本所概況
律師介紹
業務范圍
新聞動態
律師文苑
律師管理
法規案例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法律咨詢、制作法律事務文書;代理各類民事、經濟、行政訴訟案件;擔任刑事案件被害人、自訴人的訴訟代理人;擔任刑事案件被告人的辯護人;擔任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公司、團體、公民個人的法律顧問;承辦各類非訴訟法律事務等。本所的服務范圍側重于民商法律事務。
 
 
在2011年全國律師“雙優...
蘇東慶律師被推選為河北省律...
賈懷志律師被河北省律師協會...
東慶律師事務所再次被授予“...
世間自有公道——記蘇東慶和...
蘇東慶律師被推選為河北省律...
律師實戰法律文書選登
您現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信息動態 內容正文
 
左曉光涉爆案辯護詞
時間:2013-05-20    文字:【】【】【

左曉光涉爆案辯護詞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河北東慶律師事務所指派我作為左曉光的委托辯護人,通過法庭的調查,通過走訪被告工作生活的地方,通過對比相關的案例,并對 有關的法規進行的詳細的研究,現發表如下辯護意見,請合議庭采信。
我的辯護意見分為無罪辯護和罪輕辯護兩個部分。
第一部分  關于對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的無罪辯護意見
一、被告人左曉光沒有參與制造爆炸物品的行為
(一)左曉光沒有提供任何資金
從本案被告人王海森在2012年4月3日的供述,可以證明:1、以前我撒謊了,我們制作炸藥是左占全讓我們干的;2、左占全給我7000元從老陳(宋)處買了設施;3,從購買硫磺粉、TNT,到鋸末、柴油,全部是左占全給的錢;4,左占全、趙保磊、董中和、老陳和左素萍、做飯的女人(白玉俠)參與了炒炸藥。
被告人趙保磊2012年3月30日的供述,與王海森的供述基本一致。左占全、左素萍、白玉俠的供述證言印證了趙保磊、王海森的供述,證明左小光沒有參與制造活動。
在庭審調查中,被告人宋國生供述,一再證明制造爆炸物品從犯意到具體實施與左曉光無關,全部是左占全一個人安排的。
(二)左曉光沒有提供場地
公訴人指控在左小光的朝陽食品廠內制作炸藥。辯護人認為,這是一種誤解。理由是,從辯護人向法庭提供的證據中,可以證實朝陽食品廠,即朝陽食品有限公司,是左占全的,其土地證使用權證和房屋所有權證上記載的權利人,全部為左占全。左曉光是齊鳴食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制造炸藥的場地在朝陽食品廠,因此,起訴書所稱左曉光的朝陽食品廠,是沒有任何法律與事實上的依據的。
對于左曉光沒有參與制造炸藥這一事實,所有參與過制造炸藥的被告,在法庭庭審全過程中,一致供述左曉光沒有參加制造活動。辯護人認為,對于左小光沒有參與制造活動的證據鏈條是完整的,對此 ,公訴沒有對辯護人觀點進行反駁,可以視為公訴人接受了本辯護人的關于左小光沒有參加制造炸藥活動。
二、公安部物證鑒定書因不具排他性而不宜作為證據直接使用
公訴人提交的公安部公物證鑒字(2012)4010號物證鑒定書,經法庭調查質證,結合其他被告的供述,本辯護人認為該鑒定因送檢材料存在重大問題,而導致鑒定結論在排他性、唯一性方面出現問題。辯護人建議不宜直接采信這一證據。理由如下:
(一)            送檢材料7存在誤認為制造物的情形
先進行說明,本辯護人所提及的送檢材料7,是指公安部物證鑒定書送檢材料7,為在左小光家一樓(朝陽食品廠)扣押的疑似炸藥一管。
在涉爆個案卷5,P135頁,趙保磊2012年3月30日的供述第6行及第14行,有這樣一段內容:在左小光拉回的60代炸藥,大約有30代是由左素萍和做飯的女人(白玉俠)在老食品廠卷成紙管用石蠟封好…另外,在老食品廠剩下20多代炸藥,以及已經卷管封蠟,我還沒有來得急送到礦上的十四包,讓公安局查著了。
針對這一供述,本辯護人在法庭調查時專門發問了趙保磊,趙當庭依然認可這一事實,即,裝在紙管里經過蠟封的,其內裝物為買回來的散裝炸藥,并明確供述,他們制造的那些藥早已經銷毀了。
基于這樣一個證據情況,辯護人認為,公安偵查機關在搜查扣押過程中,極有可能將用紙管蠟封的散裝炸藥,誤認為是自制的炸藥。本辯護人在這里,并不是有意發難于公安偵查機關的辦案人員,面對制造炸藥的現場房間里堆放的炸藥,在其包裝特征符合典型手工制造時,誰也不會想到這些手工紙管蠟封的內充物,竟然不是自制的那一部分,而是裝的購買來的散裝炸藥。
(二)            材料的理化指標與供述制造的成份不一樣
根據(冀)公(物證)鑒(理化)字(2012)506號理化檢驗鑒定報告,檢材7中均檢出硝酸根離子和銨離子,公安部鑒定結論認定檢材7為自制硝銨類炸藥。但是,辯護人在認真閱讀了王海森2012年4月3日的供述、趙保磊2012年3月30日的供述,這兩個被告在回答偵查人員的訊問“制造炸藥都用什么原料”時,均供述有“TNT”。從國防科學技術工業委員會和公安部聯合制訂的《民用爆炸物品品名表》的分類來看,依據品名表,從被告供述制造所用的原材料來看,其所制造的炸藥當屬于銨梯類炸藥。但是,這份理化報告中,沒有檢測到爆炸物中含TNT成份,所以在公安部的結論中歸類為硝銨類炸藥。由于自制炸藥原材料部分中,加有TNT,在鑒定化驗中應當有該成份,如果沒有的話,就存在十分嚴重的排他性問題,正是從這一點出發,強化了辯護人對送檢的材料7是否為被告所制造的爆炸物品的疑問。
(三)            制造物完全爆炸的結論與被告供述存在明顯的矛盾性
物證結論中,送檢材料7,在輸入能量時可以發生爆炸且爆炸完全;但從王海森趙保磊左占全的供述來看,均可以證實制造物的爆炸效果不好,好象是雷管響,換言之,制造物沒有完全爆炸。由于沒有完全爆炸,才有涉案的被告的“搭配著別的炸藥使用”的供述事實。辯護人認為,鑒定結論完全爆炸是,是購買來的散裝炸藥的可能性極大,且完全爆炸與效果不好的供述事實間存在著矛盾對立關系。
綜上所述,對于公安部的物證鑒定結論,從提取檢材時可能將包裝的散裝炸藥與制造物混淆,因而導致送檢材料不具有客觀排他性,到檢材成分不同的不可同一性,再到爆炸程度結果的矛盾對立性來分析,辯護人認為,送檢的材料7,是購買來的散裝炸藥,而不是被告制造的炸藥,所以公安部的物證鑒定,不宜作為本案的證據直接采信。
三、制造物沒有被確認是否屬于國家管制的爆炸物品                       
    根據《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條例》第二條的規定,“民用爆炸物品是指用于非軍事目的、列入民用爆炸物品品名表的各類火藥、炸藥及其制品和雷管、導火索等點火、起爆器材。民用爆炸物品品名表,由國務院國防科技工業主管部門會同國務院公安部門制定、公布”。2006年11月9日,國防科工委、公安部根據《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條例》第二條的規定,聯合制訂了最新的《民用爆炸物品品名表》。本案中,公安部的物證鑒定書的結論為,送檢材料7為自制硝銨炸藥。但是將結論與上述文件對照,可以發現,在本案中,所涉及的制造物品,依據公安的結論,則不在國家《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條例》及其《民用爆炸物品品名表》所列舉的民用爆炸物之內,應不屬于國家管制的爆炸物品。對此,辯護認為,制造物是否為管制物,對于本案性質的認定仍然很重要。辯護人認為,能夠爆炸不一定就是炸藥,如果爆炸了,但是沒有在管制的《品名表》之列,則不可直接認定其違法犯罪。所以辯護人認為,本案缺失一份依照《民用爆炸物品品名表》來做出是否為爆炸物的鑒定結論。
基于上述事實與法規規定,辯護人有理由地認為,被告左曉光不構成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
第二部分  量刑應考慮的幾個情節
(一)從犯罪行為造成的危害后果看,可以酌情從輕處罰
行為所造成的危害結果的輕重,對說明行為的社會危害性起重要作用。辯護人認為本案被告的行為沒有造成嚴重的危害后果,可酌情從輕處罰。當然,辯護人也不可否認,如果是不具保管、運輸、儲存爆炸物品條件的個體或者組織,一旦占有這些物品,將會埋下巨大安全隱患。但是,在本案中,從現實的客觀情況是,在案發前,這些巨大的隱患已經順利削除,沒有散落到社會,沒有因管理不妥,使用不合規而發生人身財產損害的事故,也沒有造成嚴重的社會不良影響,犯罪手段僅僅是一般。
(二)從犯罪的動機看,主觀是僅僅是為了生產,且具有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的情形,不能認定為情節嚴重
與那些無證經營的情況下而實施的行為相比,被告左曉光持有合法的探礦手續,由于火工供應過緊,有礙于探礦的速度以及探轉采的進程,被告才先后幾次購買炸藥,其行為已構成非法買賣爆炸物罪無疑,但左曉光所實施的違法犯罪行為的的目的,就是為了探礦生產,且所有的爆炸物品全部用于生產經營活動,沒有進行其他非法活動。所購買的炸藥,也沒有流向社會,造成其他惡性結果,所有這些足可以說明對非法買賣爆炸物行為的主觀惡性不是那么嚴重的,更沒有達到須科以重刑才可以教育的程度。從《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制造、買賣、運輸槍支、彈藥、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二條的規定,其行為系“確因生產、生活所需”來說,用于生產生活,當屬于主觀惡性不大的范疇。
(三)從犯罪后的態度來看,左曉光悔意明顯
被告左曉光到案后能夠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認罪態度較好,能正確認識自己的錯誤,悔意明顯,且沒有其他嚴重的人身危險性,適用緩刑可以有效防止犯罪人重新犯罪,不會再危害社會穩定和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
(四)應當正確理解非法買賣爆炸物罪的立法本意來
本案與一般的非法買賣爆炸物案不同:一般的案件爆炸物可能會流散社會,為犯罪分子進行暴力犯罪活動提供了作案工具,致使爆炸、持槍殺人等嚴重暴力犯罪活動增多,嚴重危害公共安全,因此必須從嚴處理。但本案有其特殊性,左曉光等人非法買賣爆炸物的目的僅僅是為了生產使用,這種情況在現實生活中比較普遍,并沒有將炸藥流入社會,也就不可能對造成社會其他的危害,因此在處理過程中應與一般的非法買賣爆炸物案加以區別。
(五)輕判更體現法律的嚴肅性與人性化,維護社會的和諧
其實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制造、買賣、運輸槍支、彈藥、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情節嚴重”起點數量,在普通農民看來并不具有多大危害性,被告人左曉光歸案后認罪態度較好,對社會安全的潛在威脅已經削除,行為人主觀惡性不大,更意識不到會被處以重刑,且沒有造成嚴重社會危害,經教育已經確有悔改表現,且基于被告在當地表現不錯,曾任興隆縣政協常委,是興隆縣慈善協會的發起人之一,從捐資助教,到濟困扶貧,有著常年不斷的善舉義事。而今,面對家中有患絕癥的老父親,有三個沒有長大成人的孩子,還有舉債維艱的公司的特殊境地,建議對被告左曉光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以彰顯法律人性化。
(六)本案適用《解釋》第九條的規定
民用爆炸物品是采掘業類企業必需的生產資料,炸藥的消耗往往是以成箱成件作為計量單位的,這與為生活或為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用量絕不能簡單類比。面對為生活所需涉案數量為幾十公斤的且無后果的被告人免予刑事處罰已經成為法律人所共識,那么,在本案中,辯護人認為對于涉案數量達數噸的且用于生產的情形,在未造成其他危害后果的情形下,完全可以考慮減輕從輕處罰。所以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制造、買賣、運輸槍支、彈藥、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二條的規定,也就是《解釋》第九條:“因筑路、建房、打井、整修宅基地和土地等正常生產、生活需要,或者因從事合法的生產經營活動而非法制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爆炸物,數量達到本《解釋》第一條規定標準,沒有造成嚴重社會危害,并確有悔改表現的,結合辯護人列舉最高人民法院的審核判例,可依法從輕處罰。
 
   審判長,審判員,通過上述辯護理由,辯護人建議對左曉光科以較輕的刑罰才更適合罪罰其當的法律精神,為此請求合議庭采納本辯護人意見。
 
 
 
 
 
被告人左曉光委托辯護人
河北東慶律師事務所律師 蘇東慶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七日
 
 
 
 

河北東慶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地址:河北省興隆縣迎賓路    服務電話:0314-5055080

四川快乐12遗漏最火手机游戏赚钱软件在家帮别人打字赚钱剑三pve赚钱多么微信怎么用广告赚钱吗捕鱼大师现金版 2017可以提现的麻将平台学宠物美容店赚钱吗卖花生奶的能赚钱吗四海龙王捕鱼彩票777首页私家七座车怎么用来赚钱钱赚钱容易 人赚钱难什么意思地下城勇士的决战者怎么加点微信麻将软件助手宝山巴士赚钱吗fut 快速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