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東慶律師事務所-河北 東慶 律師 事務所 法律
 
網站首頁
本所概況
律師介紹
業務范圍
新聞動態
律師文苑
律師管理
法規案例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法律咨詢、制作法律事務文書;代理各類民事、經濟、行政訴訟案件;擔任刑事案件被害人、自訴人的訴訟代理人;擔任刑事案件被告人的辯護人;擔任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公司、團體、公民個人的法律顧問;承辦各類非訴訟法律事務等。本所的服務范圍側重于民商法律事務。
 
 
在2011年全國律師“雙優...
蘇東慶律師被推選為河北省律...
賈懷志律師被河北省律師協會...
東慶律師事務所再次被授予“...
世間自有公道——記蘇東慶和...
蘇東慶律師被推選為河北省律...
法文推薦
您現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信息動態 內容正文
 
如何審查判斷被告人的翻供理由
時間:2012-11-04    文字:【】【】【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

    裁判要旨:

  在不能排除被告人關于刑訊逼供、誘供之翻供理由,沒有直接證據證明被告人實施了犯罪行為,間接證據的鎖鏈尚未閉合的情形下,法院對控方指控的犯罪事實不予認定,不僅是對刑事訴訟證據規則的合理運用,也是在懲罰犯罪和保障被告人合法權利并重的刑事司法理念支配下,權衡利弊得失應當作出的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法律選擇。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王勝平,因涉嫌犯盜竊罪,于2003年3月22日被逮捕。

  江蘇省鹽城市人民檢察院指控事實如下:

  1999年10月某日夜,被告人王勝平伙同張海浪(已判刑)騎摩托車到濱海縣大套鄉大套村欲行盜竊時,王勝平發現該村一果園兩間小屋內僅睡有兩少女,即提議入室強奸。王、張二人遂撥開門鎖入室,以“如敢喊就把你們殺掉”相威脅,被害人因害怕而未敢反抗,王勝平在床上,張海浪在地上分別對兩女實施了奸淫。

  2000年1月3日凌晨4時許,被告人王勝平伙同張海浪騎摩托車到濱海縣天場鄉陶河村五組境內竊得被害人蔣國友、孟來梅家共50余只雞后,張海浪在偷自行車時被人追趕落塘逃跑,王勝平在大塘邊等張海浪時,用隨身攜帶刀具對追趕其的人刺戳一刀,致被害人蔣國友因胸部外傷致失血性休克搶救無效死亡。王、張二人在村外會合時,王將以刀戳人之事告訴張海浪,并將刀上血跡洗掉。

  1999年至2002年,被告人王勝平先后伙同張海浪、宋雅才等人在響水縣盜竊作案12起,竊得各類財物價值人民幣5691元。

  二、控辯意見

  江蘇省鹽城市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王勝平犯搶劫罪、強奸罪和盜竊罪,向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被告人王勝平對公訴機關指控其強奸罪、盜竊犯罪的事實予以供認。對于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王勝平犯搶劫罪,王勝平辯稱,其未去過本案搶劫犯罪的現場,在偵查期間對搶劫罪作有罪供述系刑訊逼供、誘供所致。其辯護人提出,作案兇器未找到,指控王勝平犯搶劫罪的證據基本上是間接證據,沒有形成證據鎖鏈,認定王勝平犯搶劫罪的證據不充分。

  三、裁判

  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王勝平違背婦女意志,以脅迫手段強奸婦女的行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他人數額較大財物的行為,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分別構成強奸罪、盜竊罪。對于公訴機關就被告人王勝平犯搶劫罪的指控,因未能出示證明被告人王勝平實施搶劫作案的直接證據,且被告人王勝平又矢口否認,故認定其犯搶劫罪并致人死亡的證據不足,對公訴機關就被告人王勝平犯搶劫罪的指控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二百六十四條、第六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第六十九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于2003年11月17日判決如下:

  1.被告人王勝平犯強奸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零六個月,罰金人民幣三千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罰金人民幣三千元。2.對被告人王勝平盜竊犯罪所得的贓款、贓物繼續予以追繳。

  宣判后,鹽城市人民檢察院以原判未認定被告人王勝平犯搶劫罪不當為由,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江蘇省人民檢察院經審查,決定支持抗訴。

  為證明被告人王勝平犯搶劫罪,抗訴機關及支持抗訴機關列舉了以下證據和理由:

  1.被告人王勝平在偵查期間多次所作與指控事實一致的供述。2.證人張海浪的證言與指控事實相印證。3.證人張勝林的證言證實,其曾聽王勝平說,王在濱海有搶劫殺人行為。4.證人黃龍英等10人的證言、張海浪對其在現場遺留衣服、鞋子進行辨認的筆錄、現場勘查筆錄等證據證實,案發時村民追趕的小偷之一就是張海浪。結合王勝平的供述、張海浪的證言,證實在案發現場盜竊作案者系王、張二人,被告人王勝平關于從未去過現場的辯解不能成立。

  5.被告人王勝平供述搶劫犯罪事實中的許多細節,如聽到有人喊“逮賊”后轉身刺來人一刀、被害人倒地的方位、被害人的被刺部位及刀數、作案刀具系單刃、尺把長等事實、特征,都分別得到了證人證言、法醫鑒定結論、被告人王勝平、證人張海浪所畫刀具圖形等證據的證明。

  6.看守所管教干部王文華、看守所醫生李道林的證言,被告人王勝平進入濱海縣看守所時的健康檢查表證實,王勝平入所時身體狀況正常;同監犯吳恩貴、周一青的證言證實,王勝平入所后曾告訴他們,王在盜竊過程中戳人一刀;2003年4月26日、27日,王勝平在濱海縣看守所分別與管教干部和偵查人員的談話、審訊筆錄中,均承認其犯有搶劫罪。王勝平以刑訊逼供為翻供理由不能成立。

  7.被告人王勝平在對其搶劫犯罪作有罪供述時涉及的作案現場的部分細節,如現場所偷之雞擺放位置、村里有磚路和土路、逃跑至村外會合后張海浪告訴其村內大喇叭在喊“有人偷雞,各角各落找”等,均為王勝平首先供述,后經調查得以證實。王勝平以誘供為翻供理由不能成立。

 

  江蘇省鹽城市人民檢察院抗訴書及江蘇省人民檢察院出庭履行職務代理檢察員在二審庭審中認為,證實被告人王勝平犯搶劫罪的證據鎖鏈已經形成,確實充分,足可認定。被告人王勝平以偵查期間受到刑訊逼供、誘供為翻供理由不能成立。原判對被告人王勝平搶劫犯罪并致人死亡的事實未予認定,導致判決結果錯誤,應當予以糾正。

  原審被告人王勝平二審辯護人提出:指控王勝平犯搶劫罪,除王勝平在偵查階段的供述和張海浪的證言外,沒有其他直接證據證實王勝平到過案發現場并實施了搶劫殺人行為,王勝平在審查起訴階段翻供后,張海浪的證言即成為孤證;王勝平在偵查階段對搶劫罪作的有罪供述,內容存在多處矛盾,不能排除偵查期間被刑訊逼供、誘供的可能。故指控王勝平犯搶劫罪的證據不足,不能認定。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一)項的規定,于2004年7月9日裁定駁回抗訴,維持原判。

  四、判解

  本案的焦點在于根據檢察機關出示的被告人王勝平搶劫致人死亡的證據,是否能夠證明被指控的搶劫犯罪行為系被告人王勝平所為。二審法院在對本案部分證據進行核實的基礎上,對抗訴及支持抗訴機關列舉的證明本案搶劫犯罪事實的證據及理由,進行了如下分析判斷:

  (一)認定被告人王勝平搶劫殺人使用刀具的特征不清,不能排除王勝平在偵查階段所畫的作案刀具圖形系誘供的結果

  控方試圖將本案兇器特征的認定作為連結法醫鑒定、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之間相互關聯一致的連結點,以通過證明作案兇器的真實性印證被告人實施搶劫行為的客觀性。但是:

  1.案發后偵查機關并未提取到本案的作案兇器;

  2.案發后偵查機關出具的被害人蔣國友死亡鑒定書中,并未對死者致傷銳器單、雙刃的特征作出推斷;

  3.被告人王勝平辯解,其在偵查階段所畫刀具形狀系應偵查人員要求畫出,其并沒有該形狀的刀具;

  4.二審期間,法庭向張海浪調查核實證據時,張海浪翻證稱,其是應偵查機關的要求,按偵查人員的提示畫出了單刃刀具圖形,事實上作案中使用的兇器是雙刃匕首,并當場畫出了雙刃刀具圖形。

  由于本案存在著案發后偵查機關提取實物證據方面的困難、法醫鑒定實際未能根據被害人致傷刀口創緣推斷出兇器的刀刃特征等先天不足的問題,加之不能排除偵查人員對被告人、證人在刀刃特征問題上分別有誘供的可能,故通過對本案作案兇器特征的審查,不僅不能得出控方據以證明的事實結論,相反產生了對控方個別舉證是否具有事實依據和對偵查機關相關取證行為合法性的質疑。現有證據不能證實被告人使用了公訴機關所指控的單刃刀具。

  (二)控方的證據不能推翻被告人王勝平的翻供理由

  刑事訴訟中被告人以刑訊逼供、誘供作為翻供理由的情形最為常見,其動機往往各不相同,依我國現有的刑事訴訟模式,其真實性一般難以查明。在僅有被告人口供及傳來證據,沒有其他客觀證據直接證明被告人實施犯罪行為的情況下,被告人一旦翻供,則整個證據鏈條出現斷裂,合議庭面臨著審查被告人原口供是否具有證明效力(即合法性)的問題。本案中,被告人王勝平在本案進入審查起訴階段后,翻供稱,其在偵查階段對搶劫罪的有罪供述是偵查機關刑訊逼供、誘供的結果。控方根據看守所管教干部王文華、李道林的證言,被告人王勝平進入濱海縣看守所時的健康檢查表,同監犯吳恩貴、周一青的證言,2003年4月26日、27日王勝平在濱海縣看守所分別與管教干部和偵查人員的談話、審訊筆錄,認為王勝平以刑訊逼供為翻供理由不能成立。但控方的證據不足以推翻王勝平的翻供理由:

  1.王勝平換押入濱海縣看守所時的健康檢查表、證人王文華、李道林的證言,均證實濱海縣看守所對被告人王勝平入所體檢日期為2003年4月16日。現有證據僅能證明王勝平從響水縣看守所換押入濱海縣看守所時做過體檢。

  2.在偵查期間,被告人王勝平先后13次對搶劫罪作了有罪供述,但濱海縣公安局提訊證和審訊筆錄證實,這13次有罪供述均在2003年4月16日以后作出,且其中的11次是在看守所外形成的。由于王勝平于2003年4月16日從響水縣看守所換押至濱海縣看守所當日,即被濱海縣公安局偵查人員從看守所提押出所,直至26日才還押回看守所。看守所的健康檢查表和有關人員的證言不能證明偵查人員是否曾對王勝平刑訊逼供。

  3.與被告人王勝平在濱海縣看守所同號房關押的證人吳恩貴、周一青的證言,表明王勝平入所后曾告訴他們,王曾在盜竊過程中戳人一刀,但在二審庭審出庭作證時證實,控方在庭審中宣讀的偵查機關詢問其兩證人的筆錄內容不完整,王勝平從刑警大隊還押回看守所后曾說,公安人員要王承認其有搶劫殺人行為,而王喊冤;王勝平還押回看守所后,兩眼黑腫,雙腳雙手腕有傷,行走不便。

  綜上,結合被告人王勝平被提出看守所審訊11天、看守所對王勝平的體檢實施于王被提出看守所審訊之前、兩同號房證人在二審庭審中所作與此前偵查機關向其二人取證所作筆錄內容相反的證言,以及對王勝平被審訊還押后身體狀況的描述等證據,即使尚不足以確認偵查機關對王勝平有刑訊逼供之行為,亦足以排除控方證明王勝平刑訊逼供翻供理由不存在的意見。

  (三)偵查機關是在掌握案發現場相關細節后,又在審訊中取得被告人對案發現場細節一致的口供,因此,檢察機關排除原審被告人王勝平關于誘供翻供理由的意見與事實不符

  控方認為,被告人王勝平對搶劫犯罪某些細節的供述非其親身經歷不能作出,進而證明偵查機關對其無誘供的可能,本案搶劫犯罪系王勝平所為。在邏輯上,這種推理是可以成立的,但本案的證據證實:

  1.公安機關是在本案搶劫致人死亡事實發生后,已對案發現場進行勘查、拍攝,對被害者尸體進行法醫鑒定,對相關證人提取證言,且經張海浪檢舉的情況下,抓獲并審訊被告人王勝平。

  2.對案發時村里大喇叭在喊叫的細節,證人張海浪在2002年4月15日的證言中早已提及 并非由被告人王勝平首先供述。

  由于控方提供的證據與其論點明顯矛盾,其意見不被法庭采納,自然在所難免。

  (四)現有證據不能證實被告人王勝平到過搶劫殺人犯罪現場

  由于被告人王勝平已于審查起訴期間對其搶劫犯罪事實翻供,證人張勝林的證言屬事后聽說性質的傳來證據,張海浪對現場遺留衣物的辨認筆錄僅能證實案發時張海浪到過案發現場附近,認定王勝平到過搶劫殺人現場的證據,僅有證人張海浪一人的證言,尚不足以證明王勝平到過搶劫案件發生時的案發現場。

  綜上,根據認定被告人有罪,應當達到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證據推斷案件事實的過程符合邏輯規則,結論準確無疑,對案件事實的證明結論排除其他可能性的證據規則的要求,在不能排除被告人王勝平關于刑訊逼供、誘供之翻供理由,沒有直接證據證明王勝平實施了搶劫犯罪行為,間接證據的鎖鏈尚未閉合的情形下,二審法院作出了檢方的抗訴及支持抗訴的意見不能成立的裁定。

  應當指出,刑事訴訟中對證據審查判斷的目的,不在于對客觀犯罪事實的復原或再現,而在于根據已有證據及其規則,對法律事實的推斷和認定。故就邏輯而言,這種推斷和認定只能無限地接近客觀真實而不等于客觀事實本身,兩者之間的差異則是法律允許司法人員依據證據規則認定案件事實的余地和空間。本案證人張海浪系與本案被告人王勝平多次合伙盜竊的同案犯,在其因盜竊犯罪被逮捕后,主動供述其與王勝平分別強奸婦女的事實并查證屬實,故其同時揭發王勝平在與其共同盜竊中實施搶劫致人死亡犯罪事實的證言雖屬傳來證據,從內心確信角度看,仍然具有相當的可信性,不能排除被告人王勝平確有實施本案搶劫致人死亡行為的重大嫌疑。但在現有證據尚不能完全、合理地排除搶劫致人死亡的行為系他人所為的情況下,對控方指控的被告人王勝平搶劫犯罪事實不予認定,不僅是對刑事訴訟證據規則的合理運用,也是在懲罰犯罪和保障被告人合法權利并重的刑事司法理念支配下,審判機關權衡利弊得失,作出的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法律選擇。

  (執筆: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二庭 高 軍)

河北東慶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地址:河北省興隆縣迎賓路    服務電話:0314-5055080

四川快乐12遗漏